2016年02月02日

愛在你我,情伴左右

  歲歲重陽,今又重陽。首先,祝普天下的老年人節日愉快,幸福安康。
  
  你我之間的磨合,天長日久便產雋景生了愛;左右相互的交流,接觸頻繁就誕生了情。因為我工作在岳父所在的城市,每年回老家與父母團聚的時間有限,除工作時間以外的日子大部分在岳父家度過,所以在這金秋送爽的季節和尊老敬老的時刻,把我與岳父之間的愛意和濃情寫出來與大夥分享。
  
  家家有老人,人人都會老。正是有這種思想觀念,我從小就尊敬老人,每見到一位老人,就想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幫助。現在我近50歲的人了仍是尊敬那種慈祥可愛的老年人,包括我的岳父,我的爹(在老家農村,父親的稱呼就叫爹)。
  
  我認識我的岳父是我與妻子找對象的1990年。記得第一次見我岳父是陰曆五月的一個晚上,我與妻子下班後兩人騎自行車回到距市里15華里的岳父家。也許是妻子沒有提前通知的緣故,我們摸黑進入院子放自行車時,全家人才知道我的到來。岳父家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大家庭,我妻子有四個弟弟、兩個妹妹(最小的妹妹生下來就送給同村岳父的表弟家),這樣還是8口人了。大家招呼我喝水、吃飯,記得那天吃的是岳母拿手的軟米撈飯,挺好吃,但岳母的過度熱情,給我盛得太多了,最後還是剩了一點。就是這樣,我也沒感覺不好意思,只是說“這飯不太好消化”而已。因為,我感覺就像回到自己的家裏那樣溫暖。
  
  晚飯後,在和諧熱鬧的氛圍中我接受了第一次考驗。岳父、岳母詢問我的家庭情況、工作情況。最小的也是最調皮的岳父的四兒子和小姑娘輪番上陣開始對我進行智力測驗:一會兒講一個腦筋急轉彎的題目讓我在很短的時間內回答,一會兒讓我算一道有趣的數學題叫我說出正確答案。儘管如此,我憑藉生來聰明的腦袋、堅實的學習基礎和從事新聞工作的廣泛見識,一一回答上來。這時,我看到了兩個孩子開心的笑臉,同時也觀察到岳父、岳母那滿意的面容。不久,我和媒人登門正式與妻子訂了婚。我就當上了L家的准女婿,從此我與岳父來往就多了起來。
  
  岳父當時40多歲,長得皮膚較白、身材高大,鼻樑高高的,頭髮黝黑,眼角皺起幾道深深的魚尾紋,讓人感到威嚴中又流露出慈愛與和善。岳父當時在一家煤礦當礦長,每天要下井檢查,就在一次煤礦事故中截去了左手,同時面部留下不少黑斑,讓人看了就會想到他多年在井下工作的滄桑歲月。我的岳父腦瓜聰明,性格直爽,說話乾脆,辦事利索,有那種“一言九鼎”的誠信。
  
  在我與岳父相處26年的日子裏,處處都得到岳父的關心、關愛與支持,使我終身難忘。
  
  我與妻子正式訂婚兩個月後,我們請假回到我的老家——國家級貧困縣,讓父母和親戚見見未來的我的媳婦。就這一轉,妻子感到我們縣很窮,特別是我的家裏確實很窮,房屋破舊,生活簡樸,甚至比我給她們初次介紹的情況還要糟糕。這時,我的妻子心中有點動盪,已經流露出不滿意的意思。但是,我的岳父腦瓜聰明,性格直爽,說話乾脆,辦事利索,有那種“一言九鼎”的誠信。於是,我的岳父對他的姑娘說“人家(指我)又沒騙你。早就告訴你家裏窮,經濟困難,就是自己在外面打拼,也就是說就這麼個人。再說了,我這個人說話算數,說給就給了(指訂婚),不能反悔。家是活人了,只要有一個穩定的工作,老老實實過日子就行。”岳父的這番話對我非常感動,由於他嚴厲的家教,說服了他的女兒,也鼓足了我的信心,使這場婚姻變故的風波平靜下來。從此,我看出了岳父的人品和對我這個准女婿的認可。
  
  就在我們準備完婚時,我和媒人提前一天到岳父家溝通第二天婚禮的一些程式。我工作的雖然是個工礦城市,但這裏的農村習俗很濃。比如,姑娘出嫁的當天,娶親隊伍來了要等女方家把所有客人待完、吃了女方家的酒席臨近傍晚才能願景村洗腦回男方家。這樣,我們單位的同事和前來祝賀的朋友午宴就見不到新郎新娘,更談不上敬喜酒了。我一聽就不同意,執意要中午前回。這下弄得我的妻子和岳母哭哭啼啼,堅持要晚時回。眼看雙方爭吵不休,我的岳父開口了“當然習俗是這樣,但人家(指我)是國家工作人員,又是外地人,那邊的婚事全靠單位同事的幫忙,不回去也不合適。好了,好了,就娶個餓媳婦(不吃女方酒席)回去,咱在村裏就開這個中午回的先例吧。”我岳父後面的話聽起來是氣話,但我深知這是默默地支持我的觀點,給我臺階下了。這一刻,我深深地記在心中,暗暗地崇拜他的大度和寬容。
  
  正是有岳父的大度、寬容和支持,我與妻子在1991年元旦完婚,當年就在我們的出租屋裏生下了我的兒子。第二年,單位集資建住宅樓,每戶交2.4萬元,一套一百平米的住房就可到手。但那時,這個數對我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因為我家裏父母指不上,自己剛結婚又沒有結餘,東借西湊跑了幾個來回剛弄到6000元。交款截止的那天早晨,我們還沒有起床,性急的岳父就送來18000元,對我說“別人想集資還沒條件了,千萬不要錯過這次機會,就當我借給你們,先交了,以後再說。”就這樣,我順利地交了單位集資款,並於1994年就住進了我夢寐以求的樓房。兒子的三歲生日就是在我們新樓房過的,從大人到小孩都非常高興,我心中一直在想著我的岳父送錢時說的一席話。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就在我們和睦相處的日子裏,1999年初的一天,我的岳父因一次吐血被大夫檢查確診為肺癌,需要馬上手術。查出此病後,包括我岳母在內的我們一致告他是矽肺病,只要手術就會康復。儘管如此,精明的岳父還是察覺到病情的嚴重性,不到一周時間,就瘦了許多,臉色蒼白,六神無主。於是,我們多次說服,終於同意到省城的專科醫院進行手術,但我岳父當即聲明“手術費我自己有,你們幾個孩子誰的我都不要,不然我就不去手術。”我們只好順著他,聽他的安排。那時我在電視臺的工作很忙,既要外出採訪,還要負責編排每週二、五定時播出的新聞節目。我岳父肺切除手術的那天正是週六,我週五做完節目請了假連夜坐火車前往醫院,跑前跑後,飲水喂飯,端屎接尿,就連在重症監護室裏他的尿管都是我為他拔掉的。在術後的日子裏,我每週五晚上到醫院接替小舅子陪侍岳父。每次給岳父喂飯,我要把從醫院食堂打來的稀飯裏泡上岳父愛吃的餅乾,經自己多次嘗到不燙嘴時再一勺一勺喂給岳父;給岳父吃蘋果,我要不熟練地削掉皮、切成塊,先在開水中泡熱,再一瓣一瓣喂岳父。白天岳父輸液時,我要把帶來的稿件進行修改,週二上午回單位準備節目。晚上困了,我就趴在岳父的病床邊、雙手緊貼岳父那殘疾的左臂眯一會兒,這樣他有任何需求我就能第一時間知曉,儘量減少他老人家的痛苦。這些都被同屋病友及其家屬看在眼裏,有位病友家屬羡慕我岳父有我這麼個好兒子。這時,我的岳父挺著傷口的疼痛提高嗓門自豪地告訴對方“這是我的女婿,那兩個是兒子。”此時,我心裏不知有多麼欣慰、多麼自信。如此相互的理解和信任,更加深了我與岳父的感情,可以說我們爺倆的相處由一種普通的岳父與女婿的關係上升到一種父子疼愛的親情關係。
  
  我身體瘦小,但沒有病。近50歲的人了,最大的病就是重感冒。記得那年冬天,我突然感冒,都不能去上班,在家裏休息。我岳父作為一個左臂殘疾的人,每天從15華里以外的農村搭車或一只手騎自行車來看我,檢點我吃藥,叫人給我打針,還給我熬小米稀飯,並端到我的床前,讓我十分感動,也體會到一種長者呵護孩子的溫暖。
  
  人們常說,好人難多。2008年已是63歲的岳父泌尿系統突然出了問題,排尿困難,疼痛難忍,但一直沒有告訴家人。別人看到他難受的表情時,他會說自己痔瘡疼。岳母告訴我岳父痔瘡疼的消息後,我買了些相關藥品送回去讓他按時按量服用。直到國慶日放假,我們回去幫助刨完土豆,岳父才偷偷地告訴我岳母是“下麵”難受已經兩個多月。這時,我們感覺到了病情的嚴重性,立即領他去醫院診斷、治療。這次看病,岳父親點我陪他,因為有上次住院的經歷和我調省城工作的方便,所以對我就像似知心朋友,有啥說啥,那裏不舒服就要先告訴我,不好口頭表達的時候就背著別人讓我看具體部位。開始到省城一家醫院掛號排隊,輪到他看醫生時就不讓我進去,自己給大夫口述,開了藥回家遵照醫囑服用。沒想到他的土話太濃,把“澀的難受”說成“濕的難受”,大夫開了治療“下部”潮濕的藥給他,結果適得其反,病情更重了,連夜給大夫打電話諮詢,立即停藥。第二天,我帶岳父去了又一家醫院診斷,這次岳父主動讓我隨他進去,給醫生介紹病情以及之前其他醫院的診療情況。甚至大夫要看下部時,岳父讓我幫助他鬆開褲腰帶(他一只手不得勁,怕耽誤大夫時間),配合大夫仔細觀察,以便做出準確的診斷結論。在省城治療的那段時間,每天晚上我都要給岳父擦洗下身,做到清潔衛生,也方便大夫。這次治病,跑了省城四、五家醫院,花了岳父積攢的15000多元,最後的結論是神經有問題,沒啥大毛病,大夫開了些鎮靜的藥回家服用了一段時間,一來二去就沒事了。期間,我經常打電話問詢,第一時間就想聽到岳父的聲音,聽他給我講病情。
  
  隨著時間的推移,日曆翻到了2011年春天。“育苗賺錢”一陣風刮遍了山西農村,我三小舅子雋景探索40養車跑運輸賠了錢想通過育苗來補償。全家大部分人反對,只有我岳父站出來支持。這時,我們必須聽他老人家的話,不僅給予資金上的幫助,而且在雙休日還要回去搭把手,因為岳母去南京給四小舅子看孩子,沒人給雇工做飯。在下種的半個月裏,岳父早出晚歸,每天回來就是個土人(春天颳風吹的厲害),明顯消瘦了許多,也老了不少。我們看在眼裏、急在心上。儘管岳父拔草、澆水那麼辛苦了近五年,時至今日一顆樹苗也沒有賣出去,當時投資的4萬餘元又賠了進去,一提起育苗的事岳父就唉聲歎氣,悔恨他的錯誤抉擇。
  
  在以後的日子裏,只要說起看病的事,岳父總要提到我對他的好是真心的,我岳母告訴鄰居“說是女婿,比兒們都跑得勤,他(指我)家離得遠,經常回來看我們,時間長了不回來,他爹(指我岳父)就要問咋不回來,工作又忙了?”為此,只要有時間,我就回村裏看望岳父,並給他買好煙、衣服、鞋襪、手機、看戲機等岳父需要的和喜歡的東西去犒勞他、關心他,更加豐富岳父的晚年生活。平時,我都要仔細觀察岳父的一言一行,判斷是否有病不說;用心查看他的吐痰是否帶有血絲,並要與岳父單住一晚,靜心聆聽他睡覺時的呼吸是否正常,防止舊病復發。說實話,在沒有預約的情況下,我總是空手就跑回村裏,但二老從不嫌棄,反而非常歡迎,還想著法子給我做我愛吃的家鄉飯。我認為,這就是長者對晚輩發自內心的愛,就是一種親情。
  
  我與岳父的點點滴滴,讓我記在心中。隨著岳父年紀越來越大,逐漸顯現出駝背的體形,但他還要堅持種地,讓我們這些做兒女的吃到他親手種的綠色蔬菜,分享他的勞動成果,體現他的人生價值。我永遠愛我的岳父,就像對待我的親生父親。我會一直好好地孝敬岳父母和我的親生父母,盡到女婿和兒子的責任和義務。
  
  在此,我祝福全天下的老年人生活幸福,身心健康,長命百歲。
posted by げたり at 13:21|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広告


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

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

・記事の投稿、編集をおこなう
・マイブログの【設定】 > 【広告設定】 より、「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 の 「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


×

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