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2日

兩個人都將會是愛情共同的贏家。 兩個人都將會是愛情共同的贏家。 愛情中沒有對不起與對得起

在感情的世界裏,是沒有輸贏的,贏的是感情,輸的也是感情。不是所有的愛情都需要開始,需要結果的。愛情從來都沒有試用期,愛就愛了,不是賭注,而是每一場都全力以赴……有人說,愛讓一個人低聲下氣,愛讓一個人失去自己。他們說,誰愛得多,誰就輸得多。是的,我承認,愛情是一場博奕。但愛情不是戰爭。
 Temperate staff China  
愛不是用來制約對方,也不是用來打敗對方的。但,愛是一種力量,愛是一種宏博、柔韌、持久、堅強的力量。男女之間,並無高下可分,誰更優秀過誰,誰更愛誰,誰更付出多一些。這些都無關緊要。 在此之前,你愛過多少人,在此之後,你還將愛多少人?過去的無從計較,未來的無從預知,唯有今朝,你是否一心一意,相守著這份在世俗中毫無功利的感情。
  如果把對方深重的愛,作為制約的要害,想必於雙方都是一件極為可悲的事。愛的人,得不到尊重和珍惜。被愛的人,在驕縱的背後得到的是虛榮。幸福,遙遙隔著重山重水。 初時,所有的人在付出的時候,都是口口聲聲說,不曾求願過回報。並且,不怨不悔,不嗔不怪。可是,到了最後,所有的人,都想著付出的要得到相應的回報,甚至應該更多。只因為一直都在付出,未曾有所體諒。 Driver Association
也沒有先來後到,有的只是愛或不愛,不要等到錯過了再去後悔當初自己為什麼不去爭取,爭取過才不會自己後悔。愛情裏沒有輸贏,只有愛與不愛,愛就要愛的痛快,不愛就忘得乾脆,哭哭啼啼挽回的不是愛而是同情。同情與愛不對等,讓一個男人同情自己結果只會更加受傷更加心痛。
   Dream beauty pro
是真正的愛就不要太在乎自己的自尊了,是真正的愛就該讓愛的人得到自己真正的幸福,而不是一廂情願逼對方就範。要死要活不是愛一個人的表現,那樣只會讓對 方更加無耐,這不是在愛他而是在折磨他。明知沒有結果的事為什麼還要去做?為什麼不讓自己早日解脫?以同情換回的愛還有意義嗎?明明感覺到對方一直在敷衍自己還一直在……
  我想在愛情裏面,是沒有輸贏之分的。愛了就投入地去愛一場。誰又會說愛得深愛得多的那個人就是輸家呢。我倒認為,投入感情最深最真的那一個是最幸福的。他(她)愛得真實,愛得徹底。在生命中體驗到了真愛。是很難得的。有多少人一生都沒有遇到自己的真心愛人呢。 愛情是享受的那份美好的過程。如果不得不分開,也彼此道一聲珍重。
  在未來的日子裏所有的過往也會成為你溫馨的回憶。 愛了就愛了,幸福了,體驗了。傷了,痛了。無論如何不要為自己的付出後悔。因為在愛情裏面永遠沒有誰輸誰贏。 投入十分的心去愛,捕魚機才會感受到十分的幸福!至於能不能在一起,要看緣分了……
  人生總有那麼多無奈,可還是有那麼多愛的幸福,所以,用一顆感恩的心去看待你的愛人吧,不管他是不是在你的身邊。 愛情,最好是能並頭齊進。天平傾斜的時候,兩個人,不應該是爭執感情砝碼的輕重,不應該是驕縱所被寵愛的。 若要愛的幸福,兩個人,付出對等的愛,善待對方的愛。尊重,自由,愛,永遠,
posted by げたり at 12:20|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11月03日

好在我不時常回他的老家,就少了這許多的尷尬

外甥女帶她著剛滿兩歲的女名創優品兒—冰冰,來家裏玩。冰冰聰明可愛又不認生,很是討人喜歡,我與她雖有些日子不見,可冰冰見了我還是認得,遠遠的就喊我姨婆,還主動伸手要我這個姨婆抱。才四十多,就被人喊成了婆,心裏實在有些彆扭,但是看見她叫的這麼甜,也甜甜地應著。
冰 冰出生時,我把這好消息告訴在念大學的女兒,我當時心裏以為她會很高興,沒有想到她竟說了一句讓我驚奇的話。“ 是嗎?看來我得升級變老—成姨了。”掛了 電話我才仔細地琢磨著女兒的這句話,想想也是的,她還未滿十九歲;正是如花似玉的年齡,被別人稱呼為優纖美容 facial姐姐,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因為輩分之故,她得被稱呼成 姨了,心裏能爽嗎?
這次正好是暑假,女兒在家,當我抱著冰冰進家來,看見出門來迎接我們的女兒,我就對冰冰說:“冰冰,快叫姐姐。”並不認 生的冰冰對著女兒叫了聲:“姐姐。”聲音甜甜的,還有點膩。走在我身後的外甥女,這個時候馬上糾正說:“怎麼是姐姐呢,應該是阿姨。”她這麼說我才知道自 己弄錯了,馬上糾正冰冰說:“哦!不是叫姐姐,是叫阿姨。”還沒有等冰冰反應過來,當時正站在外甥女身後的二姐馬名創優品山寨上說:“叫姐姐就姐姐了,什麼阿姨?有那 麼老嗎?何必講究這麼多!” 二姐的這句話,讓外甥女極不高興,她說:“不要因為不好聽,就連輩分都不按著叫了,那豈不是亂了套?”外甥女這話說的誰也不 再作聲。
我想起前些日子,我和二姐帶著冰冰上街,開始的時候,是我抱著冰冰的,但是沒有一會,冰冰就說要外婆抱。街上很多人,冰冰就一直叫 著外婆,聲音又特別的大。雖然我二姐已經四十七八歲,但是一直保養的好,看起來才像三十好幾的買大阪樓 人。許多不認識二姐的人還真的認為冰冰是二姐的女兒。冰冰這 麼叫,二姐覺的彆扭,立刻就把冰冰抱過來,很嚴肅地說:“別叫,難聽死了。”
這件事,讓我想起了小時候,我的鄰居麗麗來。麗麗是么女,幾 個姐姐、哥哥把她當成寶,一年級的時候,我和麗麗同桌,麗麗成績不好,總要抄我的作業,為了巴結我,她每天袋裏都裝著一些好吃的東西送給我。有一年暑假, 麗麗家裏來了一個像麗麗一般大的女孩子,麗麗管她叫紅菱。而紅菱卻叫麗麗為小姑。後來我也才知道紅菱是麗麗大哥的女兒,跟麗麗同歲。
才七歲 的麗麗,就有人管她叫姑姑了,同齡的我真的好羡慕,但是麗麗心裏就特別的彆扭,她對紅菱說:“你就叫我麗麗,別叫我姑姑。”紅菱怯生生地說:“不成的,祖 婆聽到我這樣叫,她會罵我的。”麗麗生氣地說: “那你什麼都不用叫,就叫我“喂”好了。”紅菱一副可憐兮兮地說:“那也不行的,祖婆還是會罵的,她會說 我沒大沒小的,是個沒有教養的孩子。”麗麗很不耐煩地說:“這也不成,那也不成,乾脆以後你別來我家,我看見你心就堵。”
當時麗麗的言語讓 我覺的很不可思議 ,但是當我親身經歷要按輩分要稱呼時,我才理解了麗麗。跟愛人結婚後,回他的老家,那些親戚都是要按輩分稱呼的,許多年齡比我還小的親 戚卻要我稱呼為阿公、阿婆。當時我張了半天的口,就是叫不出來。
posted by げたり at 11:23|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広告


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

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

・記事の投稿、編集をおこなう
・マイブログの【設定】 > 【広告設定】 より、「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 の 「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


×

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