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2月11日

山河的懷抱,抑或海的壯麗

心若已孤城,寸土都相思。我的春,未來已零。誰亂我心,誰擾我情,斬不盡的憶,終不敵壹笑傾城。狼煙靜名創優品

紅塵醉。笑看風煙過往,繁華似錦。待瀟瀟雨歇,殘陽落暮,舞壹樹落花滿地,芳草淒淒。萬箭穿心。孤成誰的景。

——題記

壹段路程,只需要壹場遇見;壹段時光,只需要愛壹個人。喧鬧紛揚,或者寂靜清蒼, 不管是誰陪我走多久,也不管誰會陪我走到最後,我只是在恰好的時間,沒有錯過這壹場遇見,花開風過,我總會期壹捧雪月,賦這場邂逅以留香的美好。繁燈點亮的夜晚,這個城裏的人來人往,流年靜靜悄悄。

每個人的心都是壹座城,那壹座城裏都有妳傾盡的風景。我的城,妳來過。妳的城,我走不進。攜著滿懷期許的壹縷遠眺,走近又走開,輕柔成壹抹回望的憂傷,和惆悵。流散在清澈的風裏,雨浙浙瀝瀝。

妳是壹副畫,素白著溫婉優雅;妳是壹瓣花,淺笑的樣子嫣然燦爛了壹季的鳶飛春暖;妳是壹首歌,在妳的婉轉裏唱出了我青春的芳寞清甜。妳華麗了我的夢,紛擾了我的年華,而在妳最美的年華裏,妳牽壹縷我透明的思念,淺笑嫣然。

妳說“有壹天我的心也無家可歸了,是不是還有壹處地方願意給她遮風擋雨。”

我說“不早也不遲,不沈默也不熱烈,妳偏過頭,我在名創優品。”

妳還是靜靜的笑。有輕掩的微澀,於是我也微澀。

其實最初打動我的就是妳的笑容,妳生活裏明媚的笑。 也算相識的差不多壹年的時間裏,我們並沒有相互註意,我忙我的工作,妳在妳的軌跡,沒有太多的交集。只是有壹回偶然的發現妳笑容裏的明媚,和生活裏的熱烈,我們很自然的聊到了壹起。就如我內心裏的幹裂,恰逢了壹溪清泉的潤澤。只是,我終還是不知道這道溫婉的清泉要流向哪裏。山河的懷抱,抑或海的壯麗。

所以我只是默默的,走近而又不敢走近妳。不管多晚,都會去到妳們公司外面看壹眼。不管妳是下班還是沒下班,遠遠的看壹會,就好。妳跑步我也會去跑步,跑到就要接近妳的地方,然後折身而返。有壹種陪伴,並不需要在壹起。妳不知道,我也不說,就把它存放在微涼的夜風裏,飄散成壹縷孤單的想念,到妳窗前,拂壹簾晚安。

有晚安結束的聊天,是最暖心的聊天,即使還並不想睡。 有妳來過的夜晚,是最美好的夜晚,即使是在夢裏。於是期許,可以就這樣壹直安靜的走下去,不急也不緩。妳偏過頭,我壹直都在。

或許妳需要的是壹份熱烈,或許妳需要的是直透心底的直接,或許,妳需要的是壹場如煙花般浪漫的轟轟烈烈。我可以在默默的陪伴裏為妳傾盡壹心,只是我終疼不明白,妳需要的這個人,是不是我。平安夜,聖誕,情人節,那些美好的時間,我獨飲壹灣風月,徒留美景良辰虛設。寂靜的另壹邊,隔壹晚想念的距離,看不見妳的熱烈或清淺。

妳偏過頭,我依在。只是妳美麗的眼睛,總是要裝前面的風景。而我的風景,只為妳而明媚燦爛名創優品

在這壹場安靜的思戀裏,或許妳疲憊了我的慢。睡前丟失了晚安,我的生活還是回到原來的平平淡淡。清澈裏的壹抹憂郁更加彰顯,對著妳照片裏的笑顏,寂靜的,獨說晚安 。

有妳擦過的邂逅,是最美的邂逅;有妳來過的夜晚,是最暖的夜晚;有妳踏過的想念 ,是最輕柔的想念。我的城,妳來過,妳的城,我走不進。在風花紛揚的季節,我執壹只雪月的素筆,沾壹硯憂思濃念,為妳抒情。我寫壹窗孤寂的喜歡,寄青春以美麗,捎流年以有期。我的心,妳懂了,於是靜靜然的,巧笑著,妳還是假裝了沒懂
posted by げたり at 11:24|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2015年02月06日

殘垣斷壁間依稀可辨昔日的繁華

空嗟嘆,欲問歸處,只道琵琶聲聲涼。

世人只嘆這顛沛流離的歲月,留下滿目的蒼涼,卻不知,辜負了那生死契闊的承諾WIOM 奶粉

他壹身戎裝,英姿勃發,她溫婉動人,蕙質蘭心,兩人的相遇,正如兩顆星運行到彼此交合的軌道,碰撞出彼此的絢爛。他戀她眉間的淺笑和淺淡的嬌羞,在壹生中最美的時節,恰逢君憶。回眸壹笑的婉約,足以明媚他那顆已裹上戎裝的心。她慕他眉宇間的昂揚,少年郎,青驄馬,滿足了她女兒家的所有幻想。縱然不是天潢貴胄,但也不負這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洛陽城此時的繁華在這風雨飄搖的年代,似乎極盡諷刺,在兵戈中,巋然屹立的城墻仿佛在說,

讓日夜的笙歌繼續奏響吧,成為王朝的哀樂;

讓腰肢輕軟,眼眸如星的舞姬們繼續舞動吧,成為王朝的守陵人WIOM 奶粉

讓盛世的牡丹繼續綻放吧,成為王朝版圖上血染的旌旗。

她與他的愛情卻在這風雨間悄然綻放,哪管它江山如畫卻危在旦夕?本是風月,何談家國?愛情來了,悄無聲息,讓人如食罌粟,明知危險,卻欲罷不能,抓住這末路間的繁華,且讓他們放縱在這牡丹開放的時節吧,如果可以,讓他們迷失在這花間的溫存吧。

但他們卻忘了,他不僅僅屬於她,作為壹名將領,他屬於整個國家,也許他的歸宿便是那滿是黃沙的戰場,他眉間的驕傲怎容他茍延殘喘在這溫柔鄉中,也正因如此,她才會傾心於他吧。戰火燃燒,肆虐著,軍令如山,他只身壹人奔赴前線,她在他的身後,默默相送,到了城門,他沒有回壹次頭,他怕他回頭後會,忍不住留下。她眼看著他漸行漸遠,在夕陽的折射下,他的身影頎長偉岸卻又孤單,她說,我會等妳,短短數字,卻潸然淚落,沒有花前月下的海誓山盟,數字的承諾卻足以穿過時光的厚度,折射出壹世柔情。

“自送別,心難舍,壹點相思幾時絕,憑欄拂袖楊花雪,溪又斜,山又遮,人去也WIOM 奶粉。”

他聽著風兒送過的話,緘默不語,卻沒人註意到他眼角早已風幹的淚。

男兒淚,終不悔。

三個月後,洛陽城破,殘垣斷壁間依稀可辨昔日的繁華,卻不知無論是那盛世的牡丹還是那日夜笙歌的奢靡都隨著壹朝城破成為前朝的舊跡,而那堅貞不渝的情愛也早已風幹成最美的情話。在家國的興衰面前,每個人似乎連棋盤上的棋子都算不上,無非是朝代更叠背後細碎的塵埃,被陽光壹晃,便不見了。

他顛沛流離,輾轉異鄉,帶著半生的追憶,流落半生。

她苦苦等待,獨守空門,伴著半生的相思,等待半生。

她每天在殘破的城墻前苦苦等候,每當看到身著盔甲之人,心中便油然升起壹片希冀,待看清來人是,心中所有臆想便隨之幻滅,壹次次的心存希望,壹次次的打擊,縱然是心堅如鐵,隨著時光的侵蝕,也會風化成碎沫吧。但愛情卻如美酒,只會隨著時光的侵蝕而愈發香醇吧,在寂寞如雪的歲月裏,她依舊幸福,淺淡無言的時光裏,她眼角的笑意驚艷了時光。“平生不會相思,才會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雲,心如飛絮,氣若遊絲,空壹縷余香再此,盼千金遊子何之,證候來時,正是何時,燈半昏時,月半明時。”

浮生若夢,便害相思

三十年的時光如驚鴻掠影,他尋著她的足跡,歷經半世滄桑,壹身布衣回到了故城,兩鬢的斑白訴說著三十年的風霜,他蹣跚著走到城門,沒有見到那熟悉卻陌生的身影,他苦笑道,也許她現在早已兒孫繞膝了,他蹣跚的走過洛陽城內的每條街道,即使她兒孫滿堂,他遠遠的看她壹眼也好,卻杳無音信,他向守城的士兵打聽消息,守城的士兵的壹席話讓他不禁老淚縱橫,她怎麽能這麽傻?他卻不知,但為相思故,不畏相思苦。他來到了伽藍古寺尋找她,卻得知了她已逝去的消息。
posted by げたり at 15:29| Comment(0) | 日記 |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

広告


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

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

・記事の投稿、編集をおこなう
・マイブログの【設定】 > 【広告設定】 より、「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 の 「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


×

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